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临沂李建甫书法

山东临沂王羲之故里

 
 
 

日志

 
 

【转载】特行独立的当代国画大家-李士延先生作品欣赏(原创)  

2012-08-23 10:03: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可夫士延,彭城人,自幼天资颖异,豪放不羁,虽历尽坎坷,仍钟情于书画,矢志不移,勤恳不辍。先生深得传统三昧,油画科班出身造就他结构的谨严,踏实写生功底又成全他鲜明的时代气息,故先生之画面貌独特,笔墨纵横恣肆,傲岸不屈有倔强气,鸟兽花卉,无不精妙,奇思佳构,变换合宜,人所不能也。

先生画作初看貌不惊人,逸笔草草,凄冷高孤,不入时眼,然深入细致一看,犹如面对一位惊世骇俗、高出于这个时代许多的卓越大家。先生作品在中国美术馆展出时,有人用“石破天惊”、“新、奇、怪、绝”、“扬州八怪,徐州一夔”等诸多赞誉来形容,求是以为中肯而无过誉之嫌也。

 呜呼!今世风浮躁,追名逐利者众,潜心艺术者寡;功力深厚、有鲜明的艺术思想而面目独具者,寡之又寡也。是故,可夫,遗落在徐州的当代书画大家,识此言者,乃求是知音也。

2010年4月9日 - 求是斋 - 求是斋书画网

无怨无悔---可夫一生执着于书画艺术的精神写照。

2010年4月9日 - 求是斋 - 求是斋书画网

青藤遗意---可夫与天池经历何其相似,精神气质又不谋而合也。

2010年4月9日 - 求是斋 - 求是斋书画网

孤身独立,双目直视,咄咄逼人,望之不寒而栗。不亦可夫精神外化乎?

2010年4月9日 - 求是斋 - 求是斋书画网

2010年4月9日 - 求是斋 - 求是斋书画网

书到老来唯有辣,画如佳酒不宜甜。

特性独立的当代国画大家-李士延先生作品欣赏(原创) - 求是斋 - 求是斋书画网

特性独立的当代国画大家-李士延先生作品欣赏(原创) - 求是斋 - 求是斋书画网

2010年4月9日 - 求是斋 - 求是斋书画网

2010年4月9日 - 求是斋 - 求是斋书画网

特性独立的当代国画大家-李士延先生作品欣赏(原创) - 求是斋 - 求是斋书画网

特性独立的当代国画大家-李士延先生作品欣赏(原创) - 求是斋 - 求是斋书画网

特性独立的当代国画大家-李士延先生作品欣赏(原创) - 求是斋 - 求是斋书画网

特性独立的当代国画大家-李士延先生作品欣赏(原创) - 求是斋 - 求是斋书画网

特性独立的当代国画大家-李士延先生作品欣赏(原创) - 求是斋 - 求是斋书画网

2010年4月9日 - 求是斋 - 求是斋书画网

附件

李士延(1925-2000),笔名可夫,世称夔公,法名可夫居士。1947年在苏州美专师从颜文梁教授。毕业后,先后在上海青年文工团,北京中国青所艺术剧院,徐州五中等单位从事绘画及教学工作,培养了许多美术英才,如著名花鸟画家江文湛等。1984年在彭城大学美术系任教时即提出“写生为主,学食为尚,兼而有之,方能悟情入理,虚中求变”的创作思想。1980年因车祸截肢身残后,仍率学生往返泰山,黄山等。

作品《出泥不染》、《懒猫》、《茶乡》、《大鸡》、《索道》、《墨葡萄》为中国美术馆收藏。自1984年起,先后在中国美术馆,上海美术馆,美国旧金山中国画廊,中国台北等地举办画展,作品深受海内外名家,群众喜爱,流传很广。出版有《李士延画集》。

2010年4月9日 - 求是斋 - 求是斋书画网2010年4月9日 - 求是斋 - 求是斋书画网

画魂(来源于网络)

阳春三月去彭城,在与几位儿时的学友聚会时,大家忆起了当年徐州五中的美术老师李士延先生,那时刚好而立之年的李老师如今也该奔80了吧?老人家一生坎坷,现在过得还好吗?

没有人知道李老师家住何处,只好打“114”电话查询。拨通后,接电话的是位轻声细语的女性,当问明我的身份后,她悲切地告诉我:“李老师已经在两个月前去世了……我是他的学生王新华。”我的心顿时沉了下来,一时语塞,竟不知该讲什么。

李老师的家不远,在古城徐州城西南新建的余窑小区,很容易便找到了。当一个年轻朴实的女性面孔打开那扇沉闷的房门的一刹那,我凝重的心头涌出了一句话:李老师,学生来晚了!热泪不由自主地涌出眼眶,我向客厅墙壁上挂着的李老师的大幅遗像深深鞠了躬。

家里的陈设简陋而凌乱,或许这是画人家居的通弊。几只硕大的花猫在房间里上蹿下跳,我知道它们是李老师生前的宠物。应我的要求,王新华搬出了几本李老师近年来在国内外办画展的像册。这是他一生中最风光的记载,他的每一张照片,脸上都挂着自信和成功的喜悦。我仿佛又看到了当年的李老师。

李士延先生1947年22岁时考入苏州艺专,师从著名油画家颜文梁教授,解放后曾在上海青年文工团、北京中国青年艺术剧院等部门搞舞美,后因热心美术教育事业返乡到徐州五中任教。我12岁时考入这所中学,因爱好美术,便和李先生结了缘。

在这所古老的教会学校(培正中学)的校园中,一条贯穿校园的小河的岸边,李老师有一间十几平米的画室,这在当时的学校条件下,已经算是特殊安排了。除了教课,他的大部分时间是在这里作画,我那时不太懂事,因为李老师和蔼可亲,让我有种“忘年”的感觉,上门找他求教时常不喊“报告”便破门而入,但他从不责怪,总是笑眯眯地望着我。

李老师身材不高,像貌平平,宽下颌,常戴一副黑色宽边近视镜,讲起话来慢条斯理,艺术家气质十足。他的确是位不寻常的人。

李老师油画功底深厚,尤善人像与静物写生。我还清楚记得他那幅曾在《人民日报》上发表的讴歌新中国建设的油画《沸腾的矿山》,曾经广受赞誉;他性情洒脱,我行我素,敢于坦然面对学校教职员工们困惑与妒嫉的眼光,与他的异性画模、一位大学刚毕业任教于我校的年轻女教师出双人对;他刚直不阿,无所顾忌,敢于在任何场合阐述已见,从不隐瞒自己的政治观点,而由此导致了他一生的厄运……

我们受教仅一年后,李士延老师的身影在学校消失了。他被打成右派分子,开除公职,送进了东海监狱。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的一天,获悉李老师出狱在家的消息,我带着自己的素描习作去向他求教,没想到老师家中竟是家徒四壁,一贫如洗。那日正是他的生日,他衣衫褴褛,坐在床前的小凳上,举起手中仅装“二两五”的小酒瓶对我说:“今天我过生日,夫人照顾我买了这瓶酒……”我心里感到诙谐的同时,更多的却是酸楚,一代画家,竟落到这等地步!

提起在东海监狱的劳改岁月,李老师很豁达:“监狱管教们待我不错,我没吃什么苦,还经常被部队和单位接去画领袖像,吃饭有菜有汤……”的确,对一位画家来讲,在逆境中,能给他作画的权利,对他就是最好的待遇了。

李老师指导着我的习作(见附图),我看到他戴了多年的近视镜的一只镜片已经有了裂痕,老师也讲自己已穷到配不起一副眼镜的地步,这让我十分尴尬,我还是一个身无分文的学子呀!后来每每想起这件往事,当时对老师爱莫能助的痛苦和深深的歉疚就萦绕在我的心头。

 

“大革命”开始后,新的不幸接踵而至,李士延先生再次被打成反革命,身受重创。作为“专政对象”,他被彻底剥夺了绘画的权利,挨批挨斗成了家常便饭。他因此借机逃往云贵边境,后又被抓获,以“偷越国境”罪名再次打入监牢。

粉碎“四人帮”后,李先生得以平反释放。已过“天命”之年的他正欲再展宏图时,又因行路时不慎遭遇车祸致重伤截肢……

即便如此,他还是痴心不改。刚能行走,就拖着一条残腿,拄着拐杖,携弟子们住返泰山、黄山、北京、西安等地写生作画,他说,“身残,心不能残,灵魂更不能残呀!”

1983年元月,从《徐州日报》上得知李士延先生在市西郊余窑开办了“李士延画室”,广召弟子,心中甚慰,老师又站了起来!

一日,我偕妻和女儿前去看望他,在那座无异于农居的院落里见到了分别20年的李老师,他须发斑白,容颜苍老,但个性还似当年,讲起话来依然书生意气。他还清楚记得我这个中途弃画,不成器的学生的名字,让我惭愧不已。他在这几近延安“抗大”的土坯房里熏陶着新一代有志于丹青的学子,一如当年般诲人不倦。

1987年4月,我接到徐州市残疾人福利基金会举办“李士延、宋德安画展”的请柬,在画展开幕式上见到了银须飘逸、精神矍铄的李士延老师,年逾花甲,他又唤发了艺术青春。彭冲、楚图南、刘开渠等领导人和武中奇等书画名家为其画展题写了展标或祝词。李老师始终满面春风地向来宾介绍自己蕴含现代创新意识的国画新作……这是我见到他生前最精神、最精彩的一面,调省工作后再也没见过他。

自此以后,李士延先生多次在国内外举办个人画展,从北京到上海到广东、从台北到美国旧金山都留下了他坚实的足迹,每次画展都取得了圆满成功,其作品被国内外多家美术馆收藏。

1997年9月,他第二次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个展时,一位台湾来的画家被他的毅力与画作的气魄所震撼,当场挥毫题写了“石破天惊”四个大字。年愈八旬的著名油画家罗工柳观后用“新、奇、怪、绝”四个字概括了他的作品。而在十年动乱中,这“新、奇、怪、绝”恰恰是被作为“修正主义”的艺术论调来批判的,罗工柳感慨之余,当场用竹笔题写了“奋发有为,自强不息”八个大字的中堂,亲自送到坐在轮椅上的李士延先生的手中。我通过在京曾与罗老为邻的友人结识了罗老,在与他通话中提起李士延先生,老人家还清楚记得当年向李先生赠书的情景。

李士延先生向来注重写生实践,1984年他在彭城大学美术系任教时即提出“写生为主,学养为上,兼而有之方能悟情人理,虚中求变”。先生的大量作品皆源于生活,画人其理,画如其人。他除坚持外出写生外,还在家中饲养猫、狗等小动物作为写生活本。他用简笔勾画的猫、狗画,形态各异,动静逼真、栩栩如生,被画界行家称道。他与这些小动物终日相伴,视为“小友”,其情可叹!

这“瓜棚豆架,猫狗为伴”的晚年生活让李先生感到其乐无穷。据王新华讲,李老师骤然去世的当夜,他最钟爱的一只狗和一只猫也随他归西了,家人在翌日清晨发现了这对小动物的尸体,这让人惊诧不已又倍觉伤感,小小牲畜也知为主殉情呀!

李士延先生生活俭朴,一生清贫,晚年多靠卖画为生,那个年代书画市场不景气,且不识君者居多。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个展是每个中国书画家梦寐以求的愿望,但当中国美术馆通知李士延先生到京举办个人画展时,他竟无力承担画展的版面制作费,只好求助于了解他并曾经帮助过他的徐州市委副书记吴晶,吴书记与一家有经济实力并热心文化事业的企业老总联系,及时为他解决了这笔费用,这让李先生真切感受到了政府对他这位残疾“百姓画家”的关怀,常常念及此恩此情。

李士延先生有一幅题为“无怨无悔”的佳作,画面是一条劳作后疲惫而不懈怠的耕牛,这正是老人家人生的写照。他“薄富贵而重于书,轻生死而重于画”,无怨无悔。他是在自己的“一粟斋”里夜间作画时倒在画案前的。他视绘画为生命,为画而生,为画而死,无声无息地回归了沧海。

李士延先生的早年弟子、西安市中国画院副院长、著名画家江文湛先生在一篇纪念他的文章中写道:

李士延先生像鼓帆的小船一生漂泊,像一尊老牛一生耕耘,像一品陋石,将内美奉献给人类,像凌云横空的古松虽百折而挺拔……

李先生走了,一如当年抗战爆发时,他带着自己的青春梦想背井离乡,从他的故乡江苏宿迁远涉河南、陕西、湖北、湖南、贵州、四川……奔赴民族抗日的营垒,祖国的大好河山激起了他的爱国热情和绘画灵感……半个多世纪的艰难画途和他不屈不挠的性格铸就了一个永恒的画魂。

李老师,走好!

附记:据作者所知,李士延先生的儿子李小飞已成为著名画家。其最后的弟子、我的小师妹王新华以画猫著称,兼习山水、书法(已是省书协会员),她已多次在省内外举办个人画展,2007年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了她的国画专集。

  评论这张
 
阅读(2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